蘌萸

四哥四嫂一直線

出售一本tee的簽名寫真

(嗚 但我不會發多圖嗚嗚嗚嗚,只拍了封面)

售價1000
台北可面交。
外縣市運費另計!
有需要的小夥伴請私😳😳

3 2

不事

不記得的事物。

多得多。

愛阿恨阿失落啊。

彼時所見之物,在時間的蹉跎蹂躪之後,總面目全非。

而人們,而我們,在分分秒秒的歲月之河裡,

被標籤定義,被應要逼退,被誰逼問,被他婉轉。

跳啊跳的,雪白柔軟的牲兔在沁紅火辣的街道上輕巧來回。

都傳聞這樣的存在太過危險。

於是,一身深藍制服的人物將這邊和那邊拉起了黃黃黑黑的封鎖線。

好似最美好的隔離政策莫過於將那裡面的人一併概括,集中,毀滅。


此後,再沒有人知道蹤跡的下落。

那是一個失衡、失根、失去的全然角落。

無關的有關著,

通通不復記憶的。



20160318 -500字挑戰 (4/5)  睿津-老電影

 

『你說...你為什麼不愛我了......』投影在布幕上的女主角表情有些呆愣愣的,就像洩盡力氣的皮囊,用著僅存的力氣去質問故事裡的另一位角色。

稍嫌誇張的長捲髮被風吹散,紅底白花的長袖襯衫也跟著微微擺動,清秀的臉龐早已被淚水刮花,背景撒下一波又一波的花瓣,追求絕美的感官。

言豫津整個人偎在蕭景睿身上,蜷縮成一個球狀,環抱住一隻快要跟他一樣大的熊,用膝蓋夾著一大桶爆米花,右手握住一杯可樂,睜著圓溜溜的漆黑大眼,白淨的臉蛋被一陣一陣黑白的光線照得精采。 

每到周末,他們倆就一起坐在客廳裡的沙發上,用投影機放著一部一部的老電影,度過閒暇愜意的夜晚。

 

蕭景睿負責看著言豫津,而言豫津負責認真的看著電影。

「那個男主角真是個渾球!」

「哎呀,別去啊!!」


看來,今天這部電影恐怕是個悲劇阿......

蕭景睿總有這個預感。

他輕輕的起身,小心地不打擾專注在電影上面的言豫津。

走到客廳旁邊的小吧台,伸手將架上的奶粉罐取下,打開橡膠上蓋,掀開薄薄的鋁箔紙,奶香味瞬間撲鼻而來。

他從白花花的罐中撈起被奶粉半掩蓋住的綠色小湯匙,用它舀了五匙奶粉到天藍色的馬克杯中,粉狀物幾乎都快到杯子的一半高度。 

將奶粉罐蓋好收回原位後,他拿起馬克杯走向爐子邊的熱水壺。

 

嗶---


熱水在一聲清脆的提示聲後,呼嚕嚕地從出水口流淌到杯子裡。

 蕭景睿拿起木湯匙,把杯子裡的水與粉徹底地攪拌均勻。

此時,原本被電影照得白亮的空間漸漸變暗,許多細密的白色小字開始在黑底上快速地往上轉動。

 

蕭景睿聽到棉質的室內鞋和地毯拖沓在一起的聲音。


知道他家的言大公子肯定是想要撒嬌了。


「喏...心情差了吧?喝牛奶。」蕭景睿對著環抱住大熊站在他前面的言豫津說。

 

真像個小孩子。


「你說!你為什麼不愛我」言豫津一臉嘻笑。

 「欸?」他有些反應不過來,眼前的這個小鬼是想要鬧哪樣。

  

「你還想著那個初戀的姑娘嗎?」

  

我的老祖宗阿...這是看電影看得太入迷,現在要找人對戲嗎...

 

「是,沒錯。」蕭景睿憑藉著對剛剛劇情的模糊印象應了句。

 

「那現在呢?」

  

蕭景睿望著言豫津莫名認真的眼神。

  

原來,這傢伙又胡思亂想了。

 

他將馬克杯放下,站到言豫津前面,連熊帶人的摟進懷裡。

 

「現在,我只想著一個叫『言豫津』的姑娘,你可知道他?」

 

「蕭景睿你...!」

 

言豫津還來不及把剩下的兩個字說出口,就被蕭景睿吻的一蹋糊塗。

 

-----------------------------------------------


隔天的早晨,當言豫津睜開眼睛對上蕭景睿爽朗的笑臉,立刻補上昨天沒能說完的話語。


「蕭景睿你流氓!」

 



2 12

20160317 - 500字挑戰 (3/5) 睿津-因為呀。

 

------------------------------

 

在一座名為青烺的湖泊邊,有座高雅樸素的宅邸坐落於不遠處,此處幽謐清淨,距離都城鬧區也不算遠。

 

正午,穿著紫色衣裳的人兒端著裝滿水的木盆,腳步有些蹣跚顛簸的走到庭院的相思樹下,忽地一聲把手上沉甸甸的木盆放下,水有些灑出來。

 

他扶著有些酸澀的腰,坐在小小的木椅上。

摸著旁邊的小木架上,拿著兩塊香皂放在鼻前嗅聞,

並對著前方扯開嗓子喊「景睿!景睿!」

 

一位頭髮花白的老人拄著拐杖,跨出門廊走向呼喚他名字的地方。

「豫津哪....你都幾歲了,還是成天這樣喊,都不怕把喉嚨喊壞阿...」講著講著,他用手捏了豫津的臉一把。

無論是他自己的手,或是言豫津的臉,都免不了歲月雕刻的痕跡,只是他們並不介意彼此老去的樣子。

言豫津曾經在照著銅鏡的時候,摸著額間的皺紋感嘆「真是老了...臉上啥都出來了」

蕭景睿打趣瞥了他一眼,笑笑地將言豫津溫柔地抱進懷裡「我說...你都已經五十好幾了,再不老,人家都要說你是個妖怪啦...」

語畢,便在他的眉心落下一吻。

每次當言豫津這麼地感嘆青春容貌不再的時候,蕭景睿總是一遍一遍的哄著他。

 

「你說,你今天想用哪種香皂洗頭啊?」言豫津晃晃手上的兩塊散發香氣的物體。

「左邊這塊呢...小販跟我說洗了可以滋養頭髮,通暢筋血,不太傷髮質的!右邊這塊...」

 

「說甚麼呢...我們都幾歲了,頭頂上的毛都落的差不多啦...還傷甚麼髮質呢...」蕭景睿一邊好笑地回嘴,一邊將身軀躺在言豫津身前的木架上,將頭髮落在集結成束,落在盆裡散開。

 

盆裡水光粼粼,飄散著銀閃閃的髮絲。


蕭景睿仰著頭看向上方的言豫津,抓住他的手放到自己的頭上。

「就用右邊這塊皂吧,好香的梅花味」

聽聞他的回答,言豫津騰出左手的食指與中指,摸索著椅腳旁皂盒的位置,放下已經有些起泡滑膩的皂。

言豫津小心地用右手擋在蕭景睿的額上,左手抓著勺子撩起盆裡的溫水,順著右手的底線,慢慢地把頭髮打濕,再用掌心把肥皂擦出許多細膩的泡沫,緩緩地抹在蕭景睿的髮上,小心翼翼的不拉扯到任何一根髮絲,溫柔地用指尖搓揉著。


言豫津的頭有些傾斜,用力地睜大蒙上一層濁白的雙眼,彷彿要用周遭一切的聲響,來感知他無法窺見的景色模樣。


蕭景睿望進那雙如玻璃珠般澄淨的眼眸──他覺得,言豫津的眼睛不是一般的那種好看;只要每凝視一次,就好像會身處在漆黑的夜空裡,賞著被星星點綴的燦爛夜空;而那深邃的最後,都會瞧見言豫津對他最廣闊純粹的愛意。



蕭景睿隨著安心所帶來的倦意,閉起雙眼。



「景睿!景睿!你幹啥呢!發甚麼愣!」

「呃?! 什麼」

「還不快點!蘇兄說今天也要一塊兒去賞花燈呢!」言豫津拉著蕭景睿就想往前走。

「好...好...急甚麼呢...你這夜盲症患者還走的比我這正常人還急」



庭院間,鳥聲啁啾,大樹被風吹得瑟瑟。



8

500字挑戰(2/5)

一日正午,言豫津醒得比蕭景睿早,他被一雙厚實的手牢牢環抱,

就著對方的臂彎,頭仰仰地望向那人還在沉睡的臉龐。


他靜靜地、小心地不打擾這一份寧靜,閉起剛睡醒仍有些酸澀的雙眼,

用手摸著蕭景睿的臉。


言豫津想,就算有天上天奪去他雙眼,他也要用盡各種方式,

把蕭景睿的模樣,銘刻在心窩上、腦海裡,絕不忘記。


眼尾細紋,言豫津能感受到、回想起這人笑起來的模樣:蕭景睿總是毫不保留地給他最大的溫暖笑意。

隨著靖王的重用,蕭景睿的仕途可說是一路扶搖直上,也因為這份忙碌,使得兩個人的相處時間越發地減少,可是,蕭景睿從不會因為疲累而少掉和豫津耍嘴皮、說話的機會;他會在踏入家門的時候,嚷嚷著「為夫回來啦,咱家的夫人在哪兒呀」的話語逗弄著豫津,然後等著小小家貓用更不甘示弱的語調喊出「誰你夫人!」

然後,蕭景睿再將人抱個滿懷。

想到這裡,言豫津的嘴角不知不覺浮上了笑意。


十年如一日,他的蕭景睿從沒有變過。

曾經他以為蕭景睿去了南楚便不會再回來,在送別的時候說得一派輕鬆,誰知道他回了府邸,有多少夜晚都是哭著度過。

然後三天兩頭提起毛筆就卯起勁寫信,從前那個夜夜踏上螺市街的言大公子早已褪去。

也就是在長長相思的一年裡,彼此才更加確定,原來這份喜歡,早已超越了友誼,是愛情。



---------------------------------------


每日更新500字挑戰滑壘失敗啦。
差一分鐘阿。
被LFT系統陰了阿。
欠操場十圈了啦。
好啦好啦,我這種到臨頭才要做的個性真該改改啦。
不找藉口的完成目標阿。
好啦好啦,這十圈我就是該得。

可惡阿wwwwwwwwwwwwwwwwww


然後,前段日子心情呈現很低很低的狀態。
在這樣的過程裡,然後再回想,才發現,情緒是一個相當私密、孤單的事情。
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的。


好啦,這個故事大家也將就著看吧。

雖然現在回過頭去看,還蠻東跳西跳的啦嗚嗚嗚










10

500字挑戰(1/5)

蕭景睿沒有想過離開金陵到南楚的過程如此迅速而不真實。


直到背上行囊,跨上鞍馬,越過那莊嚴恢弘的城門口,從生活在此處的人變成一個旅人,感覺如此微妙;彷彿這一別,所有在這裡的事物將與自己暫時隔絕,可時間依舊流淌,下次再見,不知這裡的城、這裡的人又會變得如何呢?


「景睿!你等等我啊...」遠處一陣僕僕的風沙被快馬揚起,上頭的紫色人兒隨著馬一顛一巔的快速朝自己的方向奔來。


彼此說了好一陣子話,凝視那圓潤真誠的眼神允諾著總會回來的。


拿「家母還在,哪有永遠不回來的道理。」當作說詞,其實,蕭景睿更想說的是,是你讓我牽牽掛掛這裡,整個金陵程,我最是想念你。


在城門外的話別片段,伴著他一路向陌生的家鄉前行。


「哥....」


宇文念在旅途上,已經不知道是第幾遍看到他這個哥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一下險些摔下馬,一下回過神來對自己喃喃自語,偶爾會望著遠邊的青山雲景告訴她金陵裡的大城小事。

 

腦海裡,望著總是鬧騰的大孩子瞬間變得成熟懂事的模樣,那時的他想,言豫津真是傻。

傻的在驚天動地的生日宴隔兩天,看到蕭景睿就一副手足無措,想說甚麼卻又吞回去的吃鱉樣,讓蕭景睿看得很是新鮮,言豫津一下擺弄衣袖冠頭,一下端來茶點字畫,要他別餓著了別犯無聊了。

平時總是被服侍的妥妥當當的言大公子儼然成為他的小奴,而且還是特忠心的那款。

在那些日子,蕭景睿的話變得很少,或許是心裡被名為「真實」的烈火燒得太過措手不及,他還來不及感悟到疼痛,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所以還呆愣愣地想維持從前的模樣。

直到驚蜇的雷聲落下,陰鬱許久的天空開始下起綿密的雨,將整座城、整座府、整個過往一次壓下。


蕭景睿緩緩倒坐在清寥寥的長廊上,放聲大哭。

撕心裂肺般嚎哭著,像著大孩子。

曾經那般熱鬧的宅邸,如今已有些安靜,怎能不感到痛,怎能忽視這一切的人事已非?

 
 
 

捧在手心上的寶,突然被硬生生的敲碎,刮的掌心鮮血直流。

就像硬生生地將身上某塊血肉擰下,這傷這痛,刻骨銘心。


言豫津就這樣伴著他,不知不覺也哭了起來,到最後竟哭得比他還淒慘。

哭著哭著,倆著人眼神恰恰相交著。

笑了。

他凝視言豫津泛紅的眼角臉頰,哭得通紅的雙眼,鼻子邊還掛著晶亮的鼻涕,忽然間,景睿大笑著。


言豫津歪著頭,不解的望著他,納悶的說「景睿,你是不是瘋啦⋯」

 
 
 


 有個人,這樣給予無條件的陪伴。 

 

他站在樓宇高台上俯視南楚的屋瓦街道,感念這些回憶鮮明的像似剛剛才發生。 

他來這裡有多久,那些畫面就陪著他多久。

 沒有一天,他不想起。

 
 
 

春落夏知秋瑟紅,冬曰人生幾回愁

願與舊人同席夢,此景猶借黃樑中

 
 
 
 
 
 
 


 
 
 
 
 
 
 

----------------------------

 
 
 
 
 
 
 

每篇都只會是短篇,不連貫。

 
 
 
 
 
 
 

大家隨意看著吧。

 
 
 
 
 
 
 


 
 
 
 
 
 
 


 
 
 
 
 
 
 


 
 
 
 
 
 
 


4

20150630 -未聞花名(劇場版)


大略心得。

劇場版有一半的時間在交代動畫版的劇情(11集的超濃縮精華)

其實就算沒看動畫也不會有任何理解障礙。

劇場版把小時候與他們長大後的心情、相處敘述的更加完整,

尤其是鶴子和雪松之間的互動,讓人覺得很可愛。

也許是因為有比較多的時間,可以讓主配角多說話,而且把捉迷這個梗的前因後果都講清楚了,當初在動畫版裡,故事走向的違和與薄弱感,完全被劇場版補的平平平很多。


推薦:如果懶人想要在一個半小時內看完未聞花名,可直接看劇場版www

但如果想慢慢欣賞精美的畫風和享受每集帶來微虐又美好的夏日氣息,

請花點時間看動畫版吧: )

but:真的要準備一點衛生紙啦!!漢子如我,動畫版還是不小心被虐到哭了幾場畫面,劇場版則是很冷靜的跳著看(掩面)。


20150618 - men



20150613 - 菅原 生日大快樂 

  

  

  

            (迷妹模式出動)    

趕在日本的13號前快來一發QQ

晚點補心得OTZ 

大菅賀文妹有           (延遲到地爸生日吧(不)    


今天各種菅原糧食吃到飽!!!!!謝謝各位準時產糧阿阿阿--(UCCU!!!--

台灣終於也要辦小排球ONLY啦~~~(歡呼)

如果順利報名上的話會參加的QQ

預計會出.........................本................(吧?)

若是有落單人是想要一起也歡迎哦哦哦

(因為我的東西應該很少阿(還敢說##$#^)希望有人跟我一起在場上PLAY或睡覺(不)

也許大概可能或許應該會參加啦啦啦啦啦啦啦啦(裸奔)

總之~~菅原一生推~~

生日大快樂(合掌


 
1 / 2

© 蘌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