蘌萸

大菅 - 昨日夕陽 (1/30) (上)


- 社團前期虛構有 (雖已灌完動畫,但漫畫仍在補中TT)

- 可能Be (慎踏* -->可能會補番外(?)不定

- lofter適應中,歡迎來玩或愛用留言


---------------------------------



時序進入秋季,烏野校裡的樹葉紛紛轉黃,

盛夏裡的那場激戰,排球隊裡的每個人都繃緊神經在接受特訓,

不想輸的念頭推起整個烏野,不想離開那熱愛的球場以及在身旁的夥伴。

為了不留下所謂的後悔,早上六點就能在體育館傳出接球、扣球以及耐力訓練的聲音。

下課後也總是一群人風風火火衝去館裡開始練習,好似另一種集訓生活,

大半時間一夥人總膩在一塊,這樣的情形讓澤村大地在某一次開會檢討時,

不禁開玩笑地說「見到隊裡大家的時間比自己家人還多。」

日向聽後哇哇大笑著,卻引起大家一陣更大的笑意。


貼在鐵門上的對戰圖一次又一次地往前劃進,終於打進最後一線,與白鳥澤爭奪最後的王位。


在決賽的前一天,約莫七八點便提前結束練習,隊員們被武田老師與繫心教練先行帶到山腳下吃飯,剩下菅原和澤村清理球場。

兩個人默默地將場地拖得光亮,運動鞋在地板上發出嘰嘰嘰的聲響,使寂靜變得更加的鮮明。


結束後,兩人坐在空蕩蕩的館裡,菅原拿起預藏在書包裡的一罐啤酒,淘氣地往顯然正在神遊的澤村臉上遞。

「在想什麼?」

啵。

帶著果香的酒精味瞬間瀰漫。

「只有一罐?」接過擋在視線內的酒,喝下。

「你介意?」

澤村聽後將酒遞出。

「怎麼會。」

菅源笑笑地接下並灌下一大口,


交互喝起辣舌甜膩的酒,兩人都一小點、一小點的喝著,彷彿是難得的珍饈玉露,誰都不願狂肆的飲下。

看著頂上的燈,喝著難能可貴的友誼酒,話被長長綿延。

在微醺的狀態,澤村才緩緩聊開。

說起種種以前到現在的排球隊,短短兩年卻好像經歷過千迴百轉的故事。

沒有人比菅原更懂他,澤村是知道的,但所有的自尊和堅強都讓他清楚扮演著「澤村大地」這個角色,只有藉著喝酒的這時,才能拋開所有的重責,和總在身邊的菅原說出最內心的話。

一路走來,來來去去的社團同學眾多,社團簿上的名單條長長短短過,菅原和東峰像是不變的風景,一直相伴在澤村左右。

1、2、3號。

澤村大地、菅原孝支、東峰旭。

誰也沒離開過。

就連東峰曠社的那些日子,兩人也一直好好的為他保留回來的位置。

如果沒有他們,尤其是菅原,或許排球社只是個娛樂性質的玩球社團,

不會成長茁壯變成隊,澤村說不定也無法堅持到現在。

高一打輸的那場比賽,澤村是有些失意的。

之後的幾天裡他幾乎不碰排球、不進體育館,甚至強迫自己消除所有關於排球的事。

菅原看在眼裡卻不說一句,默默地陪伴澤村逃避,然後在某天的下課拉著他到河堤邊,

玩起最簡單的拋接球遊戲。

隔天的放學,澤村和菅原說「去體育館吧!該練習了!身體都鬆散了。」

菅原點點頭,用力勾住高他半個頭的澤村罵了句「臭小子!」


聊起這段插曲,澤村有些害羞地搔起頭,吸了口氣。

「那時阿...要不是你...」

霎時間,手機不解風情的唱起栄光の架橋。

不知為何,氣氛尷尬了幾秒,兩個人才雙雙翻找自己的書包尋找手機。

因為都喜歡ゆず,聖誕節看完演唱會的那天就把來電鈴聲設為相同的一段曲,

雖然每每會造成一人鈴響,兩人找手機的窘況,可誰都沒嫌麻煩,不厭其煩地上演這戲碼。


是日向打給菅原,接起就聽見如同擴音般的音量迴盪在體育館裡。

「學長!你們甚麼時候來啊!等好久了,烏養教練說你們再不來就讓你們兩個付帳阿~」

話筒的那邊鬧哄哄的,還能聽到田中亂喊瞎叫,菅原應了應便掛上電話。


離開體育館前,菅原的臉有些紅,也許是體內的酒精斷然的作祟,抑或者是心裡那份紛亂的不明情緒在這瞬間不願再被隱藏,使他唐突的對澤村喊:

「大地,如果明天贏了,我告訴你一個祕密好嗎?」


澤村歪了下頭,露出大大的笑臉。

「那你現在就可以說了!」


菅原咬緊了嘴唇,吐出口氣。

「哪來的自信阿,去找他們吃飯啦。最後到的人請客!」而後拔起腿開始奔跑,澤村跟上。


在這時候,還是沒有勇氣說出口,或許當全部的事情都告一段落,

這份感情就可以不再遮遮掩掩了吧。


------------------------


上場、對戰,明明是這麼簡單的事情,在烏野這個小學校裡卻是困難重重。

幾年前的「小巨人」時代早已過去,在澤村、菅原和東峰加入之前,排球社已經荒廢了兩三年的時間,三個人只好一步一腳印的重新開始。

找社員、找老師,即便湊齊所有必需元素,可零零散散的排球社並不足以上場與人較勁,一年級的他們在春季預賽只打進了第二場和角川學院的比賽,短短半小時就以二比零慘敗。

收拾好東西,其他的隊員早已散去,澤村和菅原則到二樓的觀眾席觀看下一場比賽。

站了許久,菅原拍拍澤村抖動不止的背,眼神望著樓下一來一往的戰況,

聽見他幾乎細不可聞的說「好想贏。」

菅原深吸口氣,抬起頭,望向球場上最高最刺眼的燈,好讓雙眼不落下什麼。

那天之後,他們開始正視自己不足的東西:教練、練習。

澤村三番兩次地去拜訪請求,先前退休的烏養教練總算願意回來指導,可繁重又沉悶的訓練讓許多社員紛紛走避,又剩下原來的三人,無法比賽,只能持續的自我鍛鍊。

直到數月後的初春,三人升上二年級,一年級的西谷、田中和緣下的加入,終於讓排球社形成了「隊」這個詞,有主帥、二傳手、主攻手還有可靠的自由球員等等之類。

復燃起對比賽的渴求,才開始要磨練團隊默契準備打進春季預賽時,烏養教練卻倒下了。


初賽依舊止步於第二戰,面對鐵壁般的伊達工,烏野無能為力。


「還是少了什麼。」站在相同的觀眾席,澤村顯得有些落寞但不再徬徨。

菅原微微笑著「對呀...要是能快點補齊就好了。」

兩人提議去看隔壁館的國中季賽轉換一下心情,一面倒的比賽讓他們看得很快,

不過,倒是發現了兩個有趣的國三生。

新的學年開始,那兩位有趣的國三生站在他們面前嚷著「學長,請讓我們打球」。

澤村和菅原有默契的笑了。

經過比賽的磨合,終於也加入了烏野。

澤村望向新加入的一年級以及回來的東峰,有種說不上來的心情,命運似乎給了他和烏野重新飛翔的機會。

看著他們對戰、練習的模樣,澤村捧著球閉上眼睛對自己說,


就是這次了吧。

第三十二局決勝點,澤村站上發球位置。


將球向上拋出而後拍擊,飛越攔網,一陣接傳廝殺。

歷經三次的duce,雙方球員都進入筋疲力盡的階段,可誰也沒放棄追逐那顆不斷移轉的球,

牛若向底線扣擊,霎時間,菅原猛烈的飛撲出去,卻還是來不起接起。

球落地的那一刻伴隨著勝負的哨音,全場的觀眾響起熱烈的掌聲。


烏野,一所沒落的強豪,竟能與白鳥澤打得不相上下,每個人都發出了驚嘆。


這一球,

意味著兩群人的開始與結束。

一個永遠都說不出口的告白。


-------------------------------------


大家聖誕節快樂(合掌)

原本只是想要打個小短篇,沒想到一打就越打越長,只好分成上下段。

雖然才剛接觸排球沒多久,但是已經深深入坑啦///

在今天這個特別的日子開了第一篇大菅文,祝大家都快樂平安阿:D

希望30題能順利寫完。


另外,劇情有些想像(包括創社那些啦xd),

希望大家別太糾結原作那些(?)


若你喜歡記得要留言or來噗浪找我玩樂阿!


评论(2)
热度(2)

© 蘌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