蘌萸

大菅 - 模樣 3/30


愛,你的模樣是何種?



早晨的京野區有些冷,純白溫暖的被褥更使人捨不得離開半步,窗上灑下的陽光透漏出冬天裡時間。

一旁的手機歡騰喧囂,把一室的寧靜敲醒,澤村大地被吵得抬起手遮住惱人的光,邊瞇起睜不開的眼找起鬧源,一鼓作氣地坐起身,腦袋卻還沒運轉過來,凹著身子環抱住棉被溫存一陣。

「該起來囉,孝支。」


將棉被塞往身旁,想把剛剛的溫暖延續給深愛的人,是長年下來的習慣。

而人的習慣總比腦袋與記憶還快。


澤村大地總是比菅原孝支早起,因為菅原孝支非常的會賴床,一兩個小時或者半天都曾賴過,兩人同居後,雖然澤村可以冒著點燃菅原起床氣的危險將他叫醒,可時間往往也要耗上大半,所以他只好比愛人更加的早起,擁有更多的餘裕來完成人體鬧鈴的工作。

可今天似乎用不著他這個鬧鐘。

腳踏進棉柔的室內拖,走向浴室,坐在馬桶發呆一陣,沖下水,站在鏡子前把牙膏擠在兩支牙刷上,然後將其中一隻放進嘴裡,邊用手將一對漱口杯裝滿水,忍受不了眼睛酸沉的感覺,乾脆閉起眼睛刷起牙,等到嘴裡溢滿泡沫才甘心睜開眼,把水一口一口的漱,扣好一對牙刷和杯子,再用水潑向臉,精神終於清醒了大半。

踏出浴室時,分針已經過了三分之一,他走向廚房倒下兩杯溫熱的水,再另外倒了一杯涼水,因為菅原喜歡邊喝溫水又喝涼水,澤村曾打趣的和他說「有你這麼一早就折騰腸胃的主人,不鬧肚子才怪。」

而菅原總是笑得一臉燦爛的回「你才管不著!老大地。」

將杯水放在木桌的側邊,他再回爐火前開始準備餐點,轉開咖啡機按下兩人份,鍋子裡翻炒著蛋和香腸,油滋滋的聲音和食物的氣味瞬間溢滿了整個屋內,

「記得高中排球集訓的前一天你都會來住我家,說甚麼你緊張的睡不著卻又怕睡過頭.....問你一早要吃什麼,你就說隨便,所以每次早上我們好像都是這樣吃...」澤村勾起嘴角想起以前的小插曲。

「又是吐司、蛋和香腸!!大地你有夠沒創意!」菅原的聲音就這樣迴盪。

關上爐火,將鍋裡的東西倒在兩個瓷盤上,配上剛烤好的土司以及前一天晚上準備好的沙拉,將其中一盤放在兩杯溫涼水的中間,另一盤則放在對面,順便把咖啡也放在一旁,手插著腰,看著一桌滿滿自己的傑作。


他走向剛剛賴床的寢室,把床頭櫃那笑的一臉燦爛的照片捧在心窩。

「好啦...都準備好囉,別賴床了,來吃飯吧,孝支...」












评论(2)
热度(11)

© 蘌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