蘌萸

20150308 - 櫻花少年 -大菅(7/30)


-Be注意。


---------------------------------

澤村大地坐在餐桌前一個早晨,肩膀被直射的日光照得有些發燙,霎時間才回過神,望著白色的喜帖,那許久不見的臉孔衝上回憶的每個角落。
『新郎:菅原孝支 /  新娘:田村靜』

洋溢著幸福笑意的照片被擺放在中間,證明著他們即將組成一個美好的家庭。


除此之外,菅原還寫了一小張紙條給他。


「澤村,來我的婚禮吧,我們已經十年沒見了。
    我要結婚了,你可不能爽約呀。
    請務必與我聯絡。
                                                      -菅原」

澤村非常清楚,這十年之間他沒有忘記過菅原孝支,即便逃到離日本幾千里遠的艾日,每一天他無不思念著。原以為時間和距離會沖淡這份愚昧的愛情,在每一次要遺忘的最後,澤村總是一個人哭著在骯髒腐臭的垃圾堆裡把他好不容易丟棄的照片、書信以及他們所有共同的回憶又一一撿拾回來,細心地擦拭清數,反覆的折磨自己。

他在艾日交了許多朋友,其中跟一位日本人甚熟,契因是他們是同個公司的排球隊員,名叫黑尾,兩人的個性相似相投,又來自同個國家,漸漸地就建立起深厚的友誼。
幾個月後,黑尾和澤村坦白他是個同性戀,並且介紹他的男朋友-研磨讓彼此認識。

澤村後來曾問說「你不怕我討厭同性戀?」
黑尾翻炒著手上的菜鍋
「同性戀都有個雷達。」
「...」
澤村覺得,自己在黑尾面前真是徹底的沒隱私...


酒熱耳酣之際,澤村緩緩的向他吐露出這段經年累月的單戀。

他不是沒有交過女朋友、男朋友,但總會在某個時間點將眼前的人臉與菅原相疊,不經意的記起菅原的習慣,好比說飲料去冰半糖,飯麵裡不可以有香菜,或是怕冷的時候會縮著脖子把凍僵的手頑皮地塞進澤村的肚子,冷的澤村吱吱叫。

等等一大堆在誰看來都微不足道的小事,都被澤村好好的保存著、珍惜的捧在心上。


這段故事長到研磨在黑尾的肩上嗑起了鐘,一點一點地像啄木鳥般,讓原本沉悶憂鬱的氣氛因為這幕而緩解許多。黑尾深吸一口萬寶路,煙霧迷散在爐火前,他望著眼前這個看似沉穩的男人,不知該從何勸起這個愛情傻瓜。


臉上的皺紋以及鬢角的白髮,在在都顯示著歲月將他們洗滌過的痕跡。


「要不,買張機票回去和他面對面說清楚吧。不然,就交個新人,忘掉吧。別再跟我複習有關你跟他的事。你明白我想說的,我的意思是,你這樣太痛苦。」黑尾用著腥紅的菸頭直指澤村。

澤村嘴角勾起苦笑。


黑尾總是認真嚴肅地對他下起最後通牒,但每次卻依舊心軟的當起澤村最好的聽眾,他知道,如果不聽,澤村會把那位『菅原先生』記的更深。即使他現在已經病的不清,患上一種名為菅原孝支的病,膏肓的症狀隨著一年一年的過去並無好轉。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愛情儀式,無論是道別或愛的更深,不舉行儀式似乎就無法解決這份愚鈍。


如今,他的確該買張機票回去他逃離已久的日本。
下午的時候,澤村與黑尾見了一面。

「我的好朋友,我今晚要回去日本一趟了。回來的時候需要幫你帶個什麼嗎?」

「哦?怎麼這麼突然?怎麼了?」黑尾面露擔憂的皺起眉頭,這麼突然恐怕是非常緊急的事情,但他也不想冒然的過問。

「恩......」澤村微微低下頭,想了一下。
「他要結婚了。」
「阿?」
「就是你一直聽的那位。」

黑尾頓時尷尬與手足無措,和研磨交換了個眼神,沒有人比他們倆更知道澤村大地愛菅原孝支有多深刻。
這近似於在澤村大地心上開了一槍吧。

他無從安慰起澤村眼裡的落寞、痛苦,澤村是那樣溫和的說出這件事,好像在播報今天的天氣有雨一樣自然。
氣氛瞬時低迷了一陣。


「澤村君幫我買味噌和calbee回來吧。在這邊買不到啊...」研磨說。

澤村笑著應了聲好。
「那你要回去多久?」
「恩...不知道呢。大概很快...不會太久。」
「你...」黑尾從來不知道自己的嘴為何如此笨拙,平常戲弄別人精明的要命,現在卻連一點安慰的話都想不出來。
「沒事兒,等你回來。我們再一起去gasu u i 去吃吃喝喝!想吃那裏的披薩阿......」黑尾漾起淘氣的笑容。
「嗯!」

最後黑尾和研磨給澤村一個深深的擁抱,目送著澤村飛離艾日。
「吶,鐵朗...澤村君他...會回來吧?」研磨將頭靠在黑尾的肩上,看著越飛越遠的飛機。
黑尾默默地看著那飛遠的小黑點,揉揉研磨的頭。
「我們回家吧。」
「恩。」


------------------


幾天後,黑尾和研磨收到了一箱放滿calbee和日本各種味噌的國際包裹,上面躺著一封字跡工整的信。


「我親愛的兩位朋友,我去旅行了。

   你們要幸福啊。

   這些就當我給你們的結婚賀禮。

   不要擔心,

   勿念。

                                          -澤村」


信裡夾著一張照片,是兩位青澀的少年拿著畢業證書,在櫻花樹下笑得燦爛的合照。


啜泣聲溢滿整個寂靜的家。


去個好地方吧,澤村。



评论(3)
热度(7)

© 蘌萸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