蘌萸

500字挑戰(1/5)

蕭景睿沒有想過離開金陵到南楚的過程如此迅速而不真實。


直到背上行囊,跨上鞍馬,越過那莊嚴恢弘的城門口,從生活在此處的人變成一個旅人,感覺如此微妙;彷彿這一別,所有在這裡的事物將與自己暫時隔絕,可時間依舊流淌,下次再見,不知這裡的城、這裡的人又會變得如何呢?


「景睿!你等等我啊...」遠處一陣僕僕的風沙被快馬揚起,上頭的紫色人兒隨著馬一顛一巔的快速朝自己的方向奔來。


彼此說了好一陣子話,凝視那圓潤真誠的眼神允諾著總會回來的。


拿「家母還在,哪有永遠不回來的道理。」當作說詞,其實,蕭景睿更想說的是,是你讓我牽牽掛掛這裡,整個金陵程,我最是想念你。


在城門外的話別片段,伴著他一路向陌生的家鄉前行。


「哥....」


宇文念在旅途上,已經不知道是第幾遍看到他這個哥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一下險些摔下馬,一下回過神來對自己喃喃自語,偶爾會望著遠邊的青山雲景告訴她金陵裡的大城小事。

 

腦海裡,望著總是鬧騰的大孩子瞬間變得成熟懂事的模樣,那時的他想,言豫津真是傻。

傻的在驚天動地的生日宴隔兩天,看到蕭景睿就一副手足無措,想說甚麼卻又吞回去的吃鱉樣,讓蕭景睿看得很是新鮮,言豫津一下擺弄衣袖冠頭,一下端來茶點字畫,要他別餓著了別犯無聊了。

平時總是被服侍的妥妥當當的言大公子儼然成為他的小奴,而且還是特忠心的那款。

在那些日子,蕭景睿的話變得很少,或許是心裡被名為「真實」的烈火燒得太過措手不及,他還來不及感悟到疼痛,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所以還呆愣愣地想維持從前的模樣。

直到驚蜇的雷聲落下,陰鬱許久的天空開始下起綿密的雨,將整座城、整座府、整個過往一次壓下。


蕭景睿緩緩倒坐在清寥寥的長廊上,放聲大哭。

撕心裂肺般嚎哭著,像著大孩子。

曾經那般熱鬧的宅邸,如今已有些安靜,怎能不感到痛,怎能忽視這一切的人事已非?

 
 
 

捧在手心上的寶,突然被硬生生的敲碎,刮的掌心鮮血直流。

就像硬生生地將身上某塊血肉擰下,這傷這痛,刻骨銘心。


言豫津就這樣伴著他,不知不覺也哭了起來,到最後竟哭得比他還淒慘。

哭著哭著,倆著人眼神恰恰相交著。

笑了。

他凝視言豫津泛紅的眼角臉頰,哭得通紅的雙眼,鼻子邊還掛著晶亮的鼻涕,忽然間,景睿大笑著。


言豫津歪著頭,不解的望著他,納悶的說「景睿,你是不是瘋啦⋯」

 
 
 


 有個人,這樣給予無條件的陪伴。 

 

他站在樓宇高台上俯視南楚的屋瓦街道,感念這些回憶鮮明的像似剛剛才發生。 

他來這裡有多久,那些畫面就陪著他多久。

 沒有一天,他不想起。

 
 
 

春落夏知秋瑟紅,冬曰人生幾回愁

願與舊人同席夢,此景猶借黃樑中

 
 
 
 
 
 
 


 
 
 
 
 
 
 

----------------------------

 
 
 
 
 
 
 

每篇都只會是短篇,不連貫。

 
 
 
 
 
 
 

大家隨意看著吧。

 
 
 
 
 
 
 


 
 
 
 
 
 
 


 
 
 
 
 
 
 


 
 
 
 
 
 
 


评论
热度(4)

© 蘌萸 | Powered by LOFTER